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互联网产品思考

 
 
 

日志

 
 
关于我

SNS产品经理,关注互联网社区产品,BLOG记录一些产品见解及生活随感,欢迎评论、交流、传播 QQ:348025509

网易考拉推荐

方舟子带给我们的思考(2)  

2007-08-02 12:55:3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面举的这些例子,只是我们揭露的案例中的一小部分。我们揭露的案例,又只是中国学术腐败的一小部分。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底下的还不知道有多大。从科学院领导、院士、教授,都存在学术腐败,可见学术腐败在中国已泛滥到了什么程度!为什么学术腐败在中国这么猖獗,这么泛滥?我觉得有四点原因。

  

  第一点,是体制的问题。美国的科研、教育机构是独立的机构,中国的科研、教育机构是不独立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机构、官僚机构,院长是什么级别的官,校长是什么级别的官,系主任又是什么级别的官,都定得清清楚楚。院士在美国只是一种荣誉,在中国却是副部长级的官,待遇很高,权力很大。政工干部在科研、教育机构也有非常大的权力。所以呢,中国的科研、教育机构实际上也是官场的一部分,这样的话,官场腐败必然要导致学术腐败,也要掩护学术腐败。当官的也很喜欢去为科学成果捧场。洪国藩的物理图谱一出来,科协、科学院的领导,上海市的领导都纷纷发贺信,这样以后出了问题,再要揭露、推翻就很难了,事关领导的面子。而且有的领导人心态很奇怪,你揭露了骗子,他不怪骗子,却要怪抓骗子的人惹是生非。

  

  第二点,科学精神在中国的学术界已普遍丧失了。现在在学术界掌权的、挑大梁的这批人,四、五十岁的这一代人,不像老一辈的科学家有献身精神、追求真理的精神,没有了理想,一门心思想的只是怎么打着学术的幌子为自己谋私利,出名发财。再下一代的研究者也非常实际,讲功利,可能更糟糕。你跟他们讲什么道德、良心、理想,讲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他们会觉得你这人特虚伪,有病。大家也对学术腐败司空见惯,麻木了,觉得不搞白不搞,别人搞得,我为什么搞不得?不搞还吃亏了嘛。

  

  第三点,缺乏舆论的监督。学术腐败的案例,即使有了定论,也很少被报道,更不要说那些还没有定论,有争议的。即使报道了,也往往替当事人隐姓埋名。我批评别人从来就是指名道姓的,只有那样才能起到舆论作用。有一位网友说得好,不指名道姓的批评不叫批评,那叫骂街。对着别人的窗口含沙射影、指桑骂槐,邻居知道你在骂谁,远一点的人就不知道了。同样,不点名的批评,本单位的人知道是在批评谁,其他地方的人就不知道了。那还能起到什么舆论监督作用?造假者有什么可担心的?

  

  第四点,缺乏惩罚的机制。现在有我们这个网站,总算起到了一点舆论监督的作用,所以在中国学术界很受关注。但是,我们揭发了这么多案例,除了研究生有受到处理的,教授这一级别以上的,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当教授的照样当教授,当博导的照样当博导,当院士的照样当院士。我为什么说“几乎没有”呢?我在科大演讲时,用的是“都没有”。合肥工业大学的四个老教授也去听我的演讲,听得很开心。他们早就怀疑杨敬安造假。在1988年,杨敬安申请到Stanford读博士,伪造了合工大副校长的推荐信,Stanford来核实时,被发现了。这些老教授怀疑杨的论文有假,一直在向上级反映,合工大的领导将杨保下来,升了教授、博导、主任,又想升博士点首席博导,被我们揭发出来了。我在科大的演讲完了以后,合工大的老师递了张条子,说杨敬安最近受到处理,被开除党籍了。他当不成官了,也算好。这是我知道的,因为我们的揭发而受到处理的唯一例子,所以说是“几乎没有”。

  

  学术腐败当然不是中国特色。19世纪以前,科学家很少,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有献身精神,都有强烈的科学兴趣,对他们来说,科学是一项崇高的事业,所以很少出现弄虚作假的。但是到了20世纪,科学已经变成了一种职业,成了谋生手段,没有献身精神、没有兴趣的人也来混科学这碗饭,也就难免会出现学术腐败。学术腐败在世界各国都有,在美国也有,在美国叫scientificmisconduct。有人指责我说:你为什么只揭露中国的学术腐败,不揭露美国的学术腐败?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事都做。我更关心中国的科学事业。中国还是发展中的国家,科学还处于起步阶段,学术腐败对中国科学的危害,远远大于对美国的危害。而且,美国已有程序化的正规渠道来处理学术腐败问题。在Public Health Service(公共卫生服务部)下面有一个Officeof ResearchIntegrity(科研诚实办公室),是一个专门处理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腐败问题的全国性机构,接受举报,进行调查,然后宣布结论和处理决定。今年已公布了8起,有名有姓地公布,加以处罚,一般是签一个Voluntary ExclusionAgreement(自愿排除协议),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在若干年内禁止申请国家科研基金。由于美国的生物医学的基础研究绝大部分都是国家资助的,这样实际上就让被处罚者在几年之内都没法做科研,名声也坏掉了,很难再在学术界立足。所以实际上是通过这种手段将作假者清除出学术界。诚实是科学家的基本道德,不诚实的人没有资格再从事科研,他们可以去干别的职业,可以去做生意,搞政治,但是请别再搞科研。

  

  中国当然也应该建立一条正规的渠道处理学术腐败问题,不能老依靠个人的力量。是不是建立一个像Officeof ResearchIntegrity这样的政府机构呢?我觉得在目前来说还是不要。中国官场已这么腐败,再建一个官僚机构,也难免不腐败,不仅起不到打击学术腐败的作用,说不定还被用来保护学术腐败。我觉得可以考虑建一个民间的机构,比如从各个大学、研究所抽一两名德高望重的教授、研究员组成一个科学道德全国委员会,接受举报,做出结论,向有关部门建议处罚方式。我在国内与几位院士商量了一下,都觉得难办。在中国实际上是不允许有民间机构的,会被打成非法组织。没有政府的支持,就没有活动经费,不像在美国,可以有私人基金会的资助。有了政府的支持,又有了官场腐败的问题。也有人认为,要判断抄袭比较容易,要判断造假,需要有专业知识,科学分工这么细,委员会的人不可能都懂行。我倒觉得这不是个问题。这就像是美国的陪审团,成员其实都不怎么懂法律,他们只是听控方怎么说,被告怎么说,专家证人怎么说,然后根据常识做出判断。在听了双方证词,以及专家的证词后,并不难判定作假。而且科学的问题不像法律问题,是非分明,不容易出冤假错案。

  

  如果让国外的华人科学家来搞呢?陈晓宁事件的时候,我也考虑过,是否在88个签名人的基础上,组成一个委员会监督国内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腐败。后来想想不妥。在国外搞一个组织监督国内,容易让国内的人反感,还可能被打成反华组织。人多嘴杂,牵涉到各方利益,也不容易协调、做决定,打陈晓宁这种没有学术地位的容易有统一的意见,一牵涉到有一定学术地位的,有人就会有所顾忌。而且,彼此不熟悉,难免混进不良分子。事实上,后来证明,88人中是混进了投机分子的,即复旦大学医学院的副教授边建超。

  

  总之,现在看来,要在中国形成一个打击学术腐败的正规体制,还是比较遥远的事,在现在还是只能靠个人力量。所以都找我举报来了。几乎每天都有人来举报,当然大部分都无法处理的。有人说我是学术界“王海”,对这个称呼我很反感。在国内说起王海谁都知道,在国外的就未必知道。国内假货盛行,有法律规定买到假货可以向商家索赔,买一赔二,买了十块钱的假货可以要回二十块钱。王海就专门到商店买假货索赔,以此为生,成了职业,出名了。我和王海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我的打假也不带任何赢利目的,没因此赚过一分钱,还倒贴调查经费。我也不以打假为目的。我的兴趣不在这,更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写书,写科普文章、文学作品。出来打假,纯粹是因为碰巧碰到了,忍无可忍。我打击学术腐败是去年才开始的。那时候国内的报纸纷纷上网,可以及时了解国内的动态。我比较关注国内的科技进展,发现了里面太多虚假的东西,又留意到许多留学人员回国招摇撞骗,见不到有人出来揭发,只好自己站出来,就像皇帝穿着新衣招摇过市,谁都称赞新衣真漂亮或不敢吭声,总得有人当那个小孩出来说他什么都没穿。也有人说我是“学术警察”。这我也不同意。警察代表官方,有处罚的权力。我不代表官方,也不受任何官方机构的支使,当然更没有处罚任何人的权力。我只是行使每个公民都具有的言论自由。也有人说我是“大侠”或者“少侠”。最近海南出版社把我揭露学术腐败的文章收集起来出了一本书《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上海交通大学科技史教授江晓原给写了序,里面就说我是少侠:

  

    “现在,就象武侠小说中经典的一幕:远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侠’,艺成下山,突然崛起,敢作敢当,不管不顾,连续向各路成名高手挑战,几处场子,被他踢翻;几个好局,被他搅散。而且内力深长,刀法明快,几番大战,都不落下风,一两年间,名动江湖。设局高手,人人自危,都道‘方舟子来也’。”

  

  这段描写不错,有声有色,这个称呼也比较对我口味。正因为制度不健全,所以需要有人当侠客,见义勇为,打抱不平。所以只有在古代,才有侠客,在现代社会,如果还有人想当侠客,就成了犯罪分子了。那么在现在的中国学术界,体制不健全,像古代的江湖,所以还是需要有侠客的。等到体制健全了,侠客也就该退隐江湖了。

  

  看到了中国学术界这么多黑暗,我感不感到绝望呢?我从来不抱有希望,所以也不感到绝望。现在倒是看到了一点希望。我举两个例子:

  

  我在深圳的时候,一位科大老师老找我,说是向我请教打击学术腐败的问题,因为他要去西安参加一个会议,是全国高校学术腐败问题的会议。这说明至少高校的学术腐败问题已经引起了关注,不再回避。有关注,就有解决的希望。

  

  最近,中国生物化学学会定了个“家规”,禁止会员再以学会的名义为厂家做广告。这是会长邹承鲁先生“退隐江湖”之前提出的,被一致通过。实际上针对的就是我一开始提到的核酸营养品骗局,当时有几个参与骗局的专家都打着中国生化学会的招牌,民愤太大,他们也不敢再反对,所以全票通过。厂家要收买他们,看重的是学会的招牌,如果他们不能再打学会的招牌,只有个名字,谁知道他是谁?如果其他学会也像生化学会学习,定类似的家规,甚至各大学也定类似的家规,那么参与商业骗局的学术腐败就会减少不少。当然,下一步应该是跟商业骗局针锋相对地斗争,比如通过决议,反对核酸营养品。不过要做到那一步更难,目前能做到洁身自好就不错了。在座的各位有的可能将来要回国创业,也希望能洁身自好,不要学那些腐败分子招摇撞骗,也给我们减少一点工作量。当然,有可能的话,以各种方式支持打击学术腐败,更好。不管是公开的支持,还是背后的支持,都是欢迎的。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