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互联网产品思考

 
 
 

日志

 
 
关于我

SNS产品经理,关注互联网社区产品,BLOG记录一些产品见解及生活随感,欢迎评论、交流、传播 QQ:348025509

网易考拉推荐

对“杨帆”事件的一些看法  

2008-01-22 23:49:1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法大学一位著名教授因为自己课的到课率过低而对学生长时间“怒骂”并且与逃课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前些天这件事被一些媒体在炒得沸沸扬扬,说什么新年高校第一“门”啊什么的,并且引发了很多对师德和学生权利的争论。今天无意中看到了一段学生录制的事件发生时的视频,“怒骂”实际上不过是长时间的说教,“肢体冲突”似乎也只是一场稍显极端的过激表现,虽然媒体有过分渲染之嫌,但作为在校学生,我觉得这件事确实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挖掘。

首先,这样的事其实在每个学校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只是杨教授的名字后有一连串的头衔,而学校又是政法界的最高学府,所以确实有一些典型意义。逃课更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回想起本学期的一些课,别说这件事里提到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逃课,就是二分之一的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老师的态度无非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不闻不问,实在不行就像杨教授一样,用学分和成绩作为威吓。于是就确实有那么一些像“鸡肋”一样的课,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我一直愿意把逃课分成两种,一种是理性逃课,另外的是非理性逃课。如果一个老师把课讲得索然无味,照本宣科,学生在课堂上无所事事,收获寥寥,或者有些课程设置实在是出于别的需要而不是为传授什么知识,那么这样的课不上倒也可以理解,这种情况当然属于前者。而有些课课堂和考试相距甚远,即使在课堂之外也能应付考试,如果老师还算可以,我认为逃这种课未必就是理性的。从杨教授批评学生时讲的一连串的道理,足以看出这位老师绝非等闲之辈,所以我想学生逃课的原因无非如教授所批评的那样,太急功近利了,对于文科有限的考察手段,也许在他们看来,比起上课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类似的事情也在我们的形式与政策课上发生过,记得那次一位老师出人意外地对到课情况格外关注,也如视频上那种场景,“怒发冲冠一声吼”,对在座学生大发脾气。两个事件相似的地方是老师都把矛头直指学生,由此可以罗列出当代大学生的种种不是,我很佩服这样的老师,因为和他们同样在教学战线上的大多数老师对相似的情况都已经麻木了,即使有所觉察,也都不闻不问,但终于有老师还是打破了这种非正常的和谐,终于还是释放了自己的愤怒。但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即使是媒体的讨论,就没有人去质问类似课程的合理性,或者说为什么就不能以一种更生动更有效的表达方式来开展有些课程呢?

对于政法大学学生的逃课,我还是比较理解的,理工科学生累赘的课还是非常有限的,文科生就不一样了,常常只是领导的一个喜好,就可能要上很多其他的课程,而且还被冠以“宽口径培养”,在大家争论老师该不该向学生发脾气学生该不该逃课的同时,我想是不是我们应该从更高的角度来讨论一下有些课程存在的合理性,讨论一下高校教学的效率问题,讨论一下政治课是否存在创新型的灌输模式?只有这样,这样的新闻才不仅仅停留在讨论一个教师在怒火中的一些过激表现,人在情绪不好时大概都有些过激表现把?也只有这样,扬帆教授的形象才牺牲的值啊!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